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浊酒一壶醉日月,破书几卷度春秋.

网名:恒(抱朴子) 真名:刘志恒 只为苍生说人话, 不为君主唱赞歌

 
 
 

日志

 
 
关于我

湖南省长沙市人、66岁,下乡十七年的老知青。文革中以莫须有的《现反罪》入冤狱判七年,坐牢四年后平反。现退休,每天看书上网,人生崇旨:抱朴守静,知足常乐,老有所学,学而不倦。有关家国书常读,无益身心事莫为。富贵不屈、贫贱不移,乐天下之乐、忧天下之忧,敢为天下先。 联系方式:电子邮箱:asd99999@hotmail.com

《智识绝响》2013.山河智能.知青联谊会(转“雄鸡报晓”美文)  

2013-04-03 03:13: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jpgl

智识绝响

  2013.山河智能.知青联谊会

201322日。李姐发通知,说章丁有事约见。

章丁,江永老知青。知青一名流。未入湖知网,但和湖知网保持着相互尊重和良好的关系。

我与章丁初识于2008年,那年600名知青赴会沅江,纪念下放沅江40周年。我在会上有个发言,胡说八道了一些不上台面的糗事,不料应了“说真话群众喜欢”的那句老话,引发了爆棚的掌声。

我与章丁因此结识,现既是他老兄发话,焉敢推却。

聚会借用“王林工作室”。王林,湖南省人大代表,著名经济学家。才高八斗,口若悬河,庙堂江湖之穿行无间道,在唯一星城开一工作室广纳天下。工作室布置简约,唯见白墙上面一幅大油画,深蓝色的冷调子,阴暗天幕下的大海波涛汹涌,荷载一种理性冷峻又激越的情怀。

6.jpg 

 
7.jpg
 
章丁迎接我们。满脸的岁月沧桑却挂着微笑,现在的流行风尚是愤怒,他的微笑,恰似料峭寒风中的一缕春光。这次约李姐、笨笨牛和我等前来商量,是商量着筹办一次知青联谊会。

联谊会不可能将湖南的知青一网打尽,只能邀约一些代表。代表的基本面是普罗大众,精英层面上的有刘晓、胡子敬、何青华这类名人。

知青的所谓联谊聚会,多是饭局撮一顿,章丁自掏一万多元办席买醉。

要说仇富还轮不着章兄。再说了,邀约的胡子敬、何清华等,哪个不是亿万身家,丢个万把块不是小菜一碟么,何须要他放血呢。但据说章兄坚持“谁吹哨子谁出钱”的原则,秉承李白遗风,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挥洒任诞,端的是古道热肠,豪放仗义。

这次联谊会还要设坛开讲,请来三位名人作学术报告。

这样的安排有创意,当下大部分知识青年有封号无知识。设坛开讲,意在办一场智识盛宴,送一份精神大餐,给一顿思想恶补,舀一瓢心灵鸡汤。

笨笨牛允诺章丁,在传达信息、现场摄像摄影、会议管理等方面给力相助。

湖知网这回又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2.jpg  

 
3.jpg
 
4.jpg
 
2013219日。夜雨过后的天气湿冷。山河智能公司的国际会议厅。100多知青代表们翘首以盼,期待着混沌中的智识绝响。

蓦然间,一段话语破空袭来:“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

5.jpg 

 
这是王林教授的开场白。他用普通话朗读,惟妙惟肖地模仿广播电台的声音,猛地一下重槌我们的心扉,唤起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久违了,那个上山下乡的时代。

那个时代永远凿锉刀刻在中华民族的记忆里。全因一个人的一句话,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忧患与苦难,就注定要由两千万学子放逐远羁的命运来诠释,并牵动一亿多人口的城市家庭心落深渊。

那时我们年青,有如星辰那般的璀璨,旭日一样的激情。但却陨落沉沦在穹荒月缺之下,身随狂飙起落,心傍风雨飘零;用青春的落红浸染“知识青年”四个大字;用生命的精血谱写“上山下乡”、这一消亡绝续的悲怆史诗;用负累的步履,拓印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

而今我们已经华发霜面。岁月之河今安在,但见夕阳撒落水面的那一抹血色。那一抹血色的历史意蕴还能辨得出么,殷红是经历时,心灵创伤流淌出的浪漫;暗红是记忆里,疮疤揭开撕裂的创痛。

王林教授不愧为一位高超的主持人,煽情的演说家。石破天惊的一段开场白,就把所有人的心都抓捏起来了。

知识青年,曾在一个历史时代里穿行呼号,待到新桃旧符更张之际,又几乎在一夜间销声匿迹,归于墓息。

王林说,在今天,知识青年这个词组又热络起来。新近当选的中央领导人中,有五位都是知识青年。他们所怀有的知青情结,不能说不会对中国的时局及未来产生影响。

虽然,这只是王林的一种推测,但也已让人浮想联翩。

知识青年。他们成长于共和国的多事之秋,穿越体制内外,跨过城乡沟壑,直落社会的最底层。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如果说他们有什么与众不同,那就是对人生对社会对国家,有着不同一般的敏感觉悟,无可替代的体验洞察,不可比拟的真知探索。

王林说,在新政局被打上知青标志的当下,我们对中国的现在及未来,要寄寓何种的关切与托付,给以怎样的设想和期待,若当如此,我们的思想准备好了吗。

接下来,王林开始介绍到会的几位知青中的精英人物,热情推介张大旗、陈益南和邓小芒,并邀请他们上台开讲。

8.jpg 

 
第一位大师走上讲台。聚光描摹肖像,宽大的前额奔突,那是知识爆炸的后果;额下有鼻子有眼,嘴唇轮廓清晰,下颌微微带翘,透着精巧,带着女性的细腻和柔美。他是谁呀。

9.jpg 

 
10.jpg
 
11.jpg
 
中国在40年前有个浑号叫“口号中国,现在中国早已跻身于世界广告业的大国之列,加以“广告中国”的冠名毫不为过。

90年代中国的市场初长成,以无尽的魅惑引来官员、学者纷纷下海经商。其中就有长沙高校一教师,放下文学硕士学位的身段,落落大方地进入营销广告圈。担任过知名广告公司的策划总监和著名企业的广告顾问,也独自做过一些重大的营销广告策划案。

1997年出版专著《出卖天机》,一时走俏商圈内外,风生水起时,各种冠冕纷至沓来:中国八大策划人中国十大策划流派代表人物影响中国策划业的21个人等等。

他是张大旗。网上一大义凛然的诨号“我乃大旗”。

初识大旗兄,是在网上看到大旗的一篇“按大屁股计分”的帖子,其辛辣足以让人笑得夹不住尿,又叫人咀嚼起来无尽的酸楚。这般的黑色幽默谁能玩得出,唯有大旗。

大旗开讲——“关于长沙话的记字”。

要说长沙话,长沙人谁不会说。但能说出长沙话背后的学问来的,这样的人还真不多,大旗就是其中的一位。

湖知网上,颇有些爱用方言记字的网友,真该好好地听大旗讲上一课。

例如,是“去”,就何必写成“克”呢。大旗说,凡在语音而不在语义的那些方言词,就使用通用汉字,不须标新立异。不要把解放写成改放,把街道写成该道等等。

此时台上,大旗把玩长沙方言,端的是舌绽莲花满嘴锦绣;而我在台下却走了神。

有一个问题实在费思量,为什么英语系的国度内、乃至国家之间很少有战争。而在说汉语的中国、乃至受汉语言影响的国家之间,却总爱掐架呢。

有一个说法,说是汉语中关联暴力的词汇量之多,是世界上任何一种语系都难以攀比的。未经考证,不知是也不是。

但凡毒舌剪径语暴出没时,我就心中纳闷,为什么不有事说事就事论理,动不动就搞人身攻击,这人怎么啦,中国的文化怎么啦。

谢谢大旗的演讲。今天,湖知网因你而精彩。

王林隆重推荐第二位演讲人——陈益南。

12.jpg 

 
14.jpg
 
陈益南者,何许人也。

打开“百度”,键入“陈益南”三字。国共关系史、中共历史事件、文化大革命史等等,立马穿过时间隧道,拨开历史迷雾、携风雨烟尘、带血流脉跳奔向你来。

那是益南兄一篇篇的史料研究文章。

益南兄浮云望眼,将苍凉激越、波诡云谲的历史化为一杯温凉浊酒,让你浅尝深酌,醉里挑灯,杯中看剑,或壮怀激烈或怆然悲切,或快意击节或扼腕叹息。

益南兄不是体制中人,没有任何专家教授等名头,顶多只算是民间一史家。这倒也好,不必把历史打扮成钦定的芭比娃娃,而是蜕回原生始态,尤如婴儿初啼那一声的真切确实,石碑铭刻那般的嶙峋深邃。

我神仪益南兄已久。上世纪的80年代里,长沙黄泥街的书市人流如潮。我那时嗜书为命,特别是带点另类的书,就像瘾君子寻白粉一样,隔三岔五地到黄泥街去“打零包”。

一来二去,就听说到了陈益南这个名字,他是在书市里出没的一条大鳄,提起这位“书老板”,谁人不知,就只是来黄泥街打酱油的。

时空挪移,往90年代以后奔去。黄泥街书市衰落,陈益南人间蒸发。

再以后,就听说益南兄潜心治学,玩历史去了。

再再以后,陈益南三个字又渐次敲打耳蜗,风传他是湖南文革史研究的第一大家,在中国的文革史研究领域内也占有一席地位。中国近现代史学界的泰斗高华教授,都亲自为益南兄的著作写书评。

益南兄先商海掏金后学界攻玉。奇人鬼才也。

我与益南兄未曾谋过面,今日方见三维真身,雄伟的身躯架着硕大的头颅。这就对了,只有这副堂堂相貌,才能肩负沉重的历史使命,担当久远的岁月托付。纵横古今,经纬天地。

13.jpg 

 

益南兄开讲,评说开国大将粟裕的一段轶事秘闻。

关于粟裕为什么没有评上元帅的这一公案,史说纷纭,益南兄的观点和大多数史家的所持一样,但有高晓松,他的观点与益南兄则大相径庭。而我,是站在高晓松一边的。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益南兄的景仰。他的演讲风格,或汪洋恣肆或庄严雄辩,或质朴生动或圆融周到,已经把我折服到五体投地。

14.jpg 

 
我肤浅,不爱温故而只想知新。假如说农民起义,这在二十几年前就有了共识,现在玩别人剩下的,有什么意思。但如果你提起有关民族的话题,我立马会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起来。

我是期待益南兄讲文革的,这个话题在中国,目前还处于混沌初开之际,我等又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既新锐又亲切。多好啊。

遗憾,益南兄讲的是一个老旧的话题,不是我的菜。

中午,山河智能公司的食堂里杯觥交错,诸神狂欢。

席间,友阿集团董事长胡子敬和前市委副书记刘晓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祝酒辞。

18.jpg 

 

19.jpg 

 
我注意到了章丁兄,作为这次活动的策划人之一,还有中午这十几桌酒席的买单劳,他完全有资格出头亮亮相,享有一分敬意的。可他没有,只是坐在桌前惬意地微笑着,权当一普通观众。

默默奉献,低调做人,君子也。

举杯走近章丁兄,轻声地道声谢谢。

章丁兄将我引荐给益南兄。益南兄开口一席话,将我差点惊倒。他将我的身世家庭一一道来,清清楚楚。

原来,他和我大姐是老朋友。长沙真是太小了。

23.jpg
 
灵光乍现
   2013.山河智能.知青联谊会.邓晓芒学术报告会

2013219日。山河智能公司的国际会议厅。100多名知青聚集聆听学术报告。上午是张大旗和陈益南大师开讲,好似混沌中的一声智识绝响;下午是邓晓芒演说,尤如阴霾中的一道灵光乍现。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犹太人这句古老的谚语,仿佛是为中国人准备的。

中国人的思想囧境如何描述,穷尽上下五千年的智慧,愣是没想出一点现代文明的东西出来,如市场、法治、民主、科学等等。倘若不是西方的坚船利炮叩门,我们可能还会困守愁城,越思索,离现代文明越远,引得上帝看笑话。

伴随东方文明令人心碎的衰落,是西方文明令人嫉妒的升腾。

追溯历史,西方文明步入现代化,拜揖两次思想启蒙之功,它就像曙光一样,将欧洲从长达500年中世纪的黑暗中引领出来。

启蒙,用德国思想家康德的定义,就是使人们脱离未成熟状态,把人们从迷信或偏见中解放出来。换成浪漫的说法,是以光明驱逐黑暗。

中国多难,现代化探索的旅程惶惑,历经了多少理想浪漫和血和泪的挫败之后。我们才蓦然发现,或许还有一条路径依赖,那就是:走别人走过的,且已证明成功的路。

归结起来的问题是:当今的中国,需不需要一次思想启蒙。

这是一个宏大的话题,不是大家,还担当不起。

大家便是邓晓芒,武汉大学的哲学教授。有文章给他作历史定位,说他标定了中国人的思想当代所能达到的巅峰高度,是继胡适鲁迅以后,批判传统追求真知、为中国思想趋向求答案的第一人。

下午,邓晓芒开讲:中国当代的第三次启蒙。

开讲前,还是主持人王林教授作引领式发言。王林说,半年多以前,一本老书洛阳纸贵,人人争读,在中国的朝野引起巨大反响。

这本书叫《旧制度与大革命》,是一个法国佬叫托克维尔的,在1856年写成的著作。讲的是法国大革命到底为什么会发生。

这本书颠覆了一个常识。所有的教科书都认定,革命,是在专制统治最黑暗,人民生活最苦难的时候发生。其实不然,恰恰是在统治制度开始改革,走向开明,人民生活明显改善的时刻。革命,却突然迅雷般地爆发了。

这本书交待了一个重要的事实。人们总是希望,一场革命开天辟地,迎来一个好社会。结果是播下龙种,收获跳蚤。革命非但并未摧毁旧制度,而只是改朝换代,得到的是更加强大的专制政权。且伴随革命而来的暴力、杀戮及破坏,加于人民的苦难更加深重。

这本书将给出一个什么启示呢,王林说:改革,好像是在与革命赛跑,一旦迟缓或停顿下来,就会被后面呼啸而至的革命迅速扑倒。

因而,改革一旦启动,就必须进行到底。

改革呼唤思想前导,思想需要启蒙开智。话到这里,王林大声一句:有请邓晓芒教授。

24.jpg  

 
掌声响起,一人走向讲台。衣着简朴,容貌清癯,精神憔悴,如果说这是个窘迫的下岗退休工人,没人会说你猜错了。

但鼻梁上架有的镜片冷峻寒霜,穿过镜片的眼神忧郁深沉,那种穿透力和深邃感让你震撼,一下就颠覆了先入的映像。

这是一位智者啊——邓晓芒。心忧天下,情怀家国,一位中国传统中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

晓芒兄伫立讲台,仿若苍茫天际上一个瘦削执拗的身影,将之诗化作一句千古感叹:知我者,谓我何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26.jpg  

 
晓芒兄提起现代史上中国的两次思想启蒙,一次是20世纪初的五四运动,一次是20世纪80年代的思想解放运动。对这两次运动进行反思。

一旦进入到思辨的语境,晓芒兄便一反羸弱书生的外表,倒像一名打马疆场的武士,语言犀利如剑,直逼命门,见血封喉。

27.jpg 

 
反思前两次启蒙,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昙花一现。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知识精英”们扮装成民众的监护人,以新的造神运动来群众之

时至80年代,精英们就像传统里的狂狷之士一样,仍然采用过激的言词去刺激大众的神经,极力造成某种轰动效应。其实,他们对于来自西方的一些价值观念,自己并没有经过理性的思考,或者说他们自己还没有经过启蒙。

28.jpg 

 
晓芒兄说的这号人我还真见过,他们没有思想只有意见,没有理性只有愤怒,没有系统的知识,只是拾得一些零碎的概念或口号。但他们超狂悖,把拾得的那些杂碎派上大用场,或是堆砌成高地,将自己拔高上去傲视群伦;或是上刺刀,一路呼啸过去,见神杀神见佛灭佛,瞧着不顺眼的,就一捅过去刺刀见红。

29.jpg 

 
晓芒兄说:中国启蒙从五四以来就在启蒙的大门口徘徊,包括80年代的新启蒙也不过是旧话重提,每次都是转一圈又回到原地,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关于启蒙,仍然是一个回避不了的话题。

当今时代,呼唤着第三次思想启蒙。

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思想建树或理论构架呢。一到进入这个话题,晓芒教授的思维便化为清新爽朗,就像湛蓝天幕上的一轮

新月,融融地投下灵光清辉,其中缤纷飘落的片片慧羽,是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人权等等。待它们一一拂入胸臆时,我的思想,也跟着轻扬飘逸起来。

我的思想轻扬飘曳。关于普世价值、人权、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宪政、法治等概念,我在20多年前攻读“宪政法学”时就触摸过,现蒙晓芒兄醍醐灌顶,更多了重理解。

我的理解突破了晓芒兄的思想维度,好比是独自的思路寻踪。

人类历史上溯千年,几乎所有的社会制度和所有的国家体制,或是信奉什么主义理想的、敬仰什么宗教教义的等等,都不能阻挡加于人民的凄惨和苦难,特别是一次世界大战和二次世界大战之惨烈不堪回首,当人类良知在“纳粹”集中营的毒气室和焚尸炉前战栗时,一种信念便确立起来。

194812月,联合国用血泪书写《世界人权宣言》,并明确指出作为所有人民和所有国家努力实现的共同标准“。

普世价值由此而生。

什么是普世价值。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说:普世价值,是现代公民享有的各种自由权利以及为保障这些权利而建立的民主、宪政和法治制度赖以建立的观念;其主要内容包括公民个人的平等、自由,以及国家的法治、民主、宪政等等。

普世价值换句话说,就是人权诉求。

那么,什么是人权呢,不背书,概括地说,人权,就是人免受恐惧和苦难,追求幸福和快乐的权利。

我理解的普世价值,应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对任何国家、地区、民族、宗教信众或文化群落都普遍适用的标准;是不论何种制度理念、党派主张、主义思想、宗教教义、文化特色等,都颠扑不破的真理;是凌驾于任何国家主权、民族自决权、宗教仪轨之上的绝对权威;是阻挡任何加于人之恐惧苦难的固守底线。

普世价值,也是当代文明——正义和公平的标准。

美国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著《正义论》一书震古烁今。

老罗说公平,说只要是人,不论种族、信仰、性别,不论身强力壮还是体弱身残,不论豪门子弟还是寒门出身,不论聪明智慧还是低智弱智,等等一概不论,都应有平等享有追求幸福快乐的权利。

那么正义呢,我理解为对公平的救济。在公平事实上不能实现的当口,正义来打抱不平。包括制度关怀救苦救难,法律出手除暴安良。 

几百年前的欧洲掀起“文艺复兴”,也即是欧洲的第一次思想启蒙运动,这个运动挖掘出几千年前古希腊的雅典城邦制度,考古新发现出一个名词——“民主”。从那以后,资产阶级革命飚杨的政治口号就是“民主”,西方国家的制度包装是民主。

上个世纪初西风东渐,古老的中国被五四运动唤醒之后,像少女怀春一样痴情仰慕着“德先生”。

“德先生”,民主也。

民主立于云端,理想化的描述是人民的统治。民主亲吻大地,具体化的阐释是多数人说了算。民主作为制度安排,是按“票决制”规则,由全体公民选出代表,组成政府,承担责任,管理国家。

民主的渊源可以上溯几千年,我们的老祖宗那时并不看好它,它的问题出在哪呢。北京大学的何怀宏教授列举了几宗“原罪”:

其一,民主不表明正义也不代表正确。民主是多数人说了算,但多数就对么?希特勒就是德国全民公决,用最民主的方式选出来的。多数只与数量相关。真理,往往还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其二,民主不能代表智慧。多数并不真正拥有智慧,而只是拥有意见。“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只是一种比喻,不可真信的。一亿万个臭皮匠都莫想造出一个原子弹来。

其三,民主不负责任。越是民主,就越是无人负责,这就是政治俚语所说的“集体负责就是都不负责,人人有责就是人人不负责”。假如全民公决的决定错了呢,德国法西斯政权是德国人民举手抬上台的,谁会来追究德国人民的战争罪呢?

等等,要拿民主来策事,还不知要策出多少个问题出来。

于是乎,我们的先祖们抛弃了民主制度,选择了专制制度。

专制,就是少数人说了算,是一种君主集权制或寡头独裁制。

人民选择了专制制度。从此积数千年之久,忍受着专制的疯狂与恣意,以及加于的凄惨和苦难。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深山出太阳,只盼着圣明的君王出世。直到受够了,绝望了,才掉过头去淘回民主制来。

现在看来,民主制虽然不够好,但与专制比起来,还算不坏。至少,公民可以票选当家人。选不到好苹果,还可在烂苹果堆里选出

最不烂的苹果。

但即便如此,人们对专制仍然旧情未断。请看号称世界上的模范民主国家——美国。

法国伟大的启蒙思想家、法学家孟德斯鸠创立权力制衡说,美国贯彻之,政体实行立法、行政或司法的三权分立。在国会,凡事都票决,是正儿八经的民主制。但在行政这一块,则是总统负责制,说白了,就是总统说了算,与独裁专制何其相似乃尔;再到了司法呢,大法官是总统提名,不是票选的,且还是终身制,与民主又搭不上边。

说穿了,美国的政体就是民主和专制的混搭。

人们痛恨专制,于是用民主颠覆专制,但民主可能又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最极端的例子发生在文革命时期的“群众专政”中,群情激愤的人群中倘若一人振臂一呼,革命群众便可一拥而上拳打脚踢,那少数人的人权就只能被血浸染。

再开一个毛骨悚然的玩笑,全中国的汉族人占绝大多数,要是像美国当初对待印地安民族那样,那五十几个少数民族还会有活份吗?

民主和专制一样,出世时都带有暴力染色的胎毒。专制是少数人压迫多数人,比的是强力重权;而民主,则是多数人压迫少数人,比的是人多势众。无论前者或后者,都是在演绎弱势群体的悲情。

悲泪成河,冥河苦渡,谁来救世——自由。

美国纽约哈德逊河的彼岸,耸立着一座近100米高的自由女神塑像。女神右手高举自由火炬,给尚在黑暗中沉溺的人们送上希望之光;左手捧着刻有美国的《独立宣言》,象征着美利坚反抗殖民统治所争取到的独立与自由;脚下是打碎的手铐、脚镣和锁链,寓意挣脱暴政,获得自由。头冠上有七道尖芒,象征着自由之光照耀世界的七大洲及五大洋。

自由关怀弱势群体,反抗一切暴政,不论是多数人欺压少数人,或是少数人欺压多数人,凡是暴政,统统反对。

自由表达人类共同的诉求,这是由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来、镌刻在《世界人权宣言》之上的四大自由,即:

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

自由是一种终极的价值追求,人类的理想王国在彼岸,那是一个没有暴政、没有苦难,没有恐惧,自由自在,幸福快乐的世界。

现在,我们要把自由放到红尘世俗里去界说。

自由,按孟德斯鸠的定义,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

我以为孟老头的说法值得商榷,他混淆了两类不同的行为主体。正确地表述应该为:政府无自由,只能做法律允许的事情;而公民有自由,可以做法未禁止的任何事情。

换句话说,自由,就是公民享有法未禁止都可为的权利。

自由有边界吗?有的。自由的唯一边界是不得侵犯他人的自由。那意思就是说,你的自由,以尊重他人的自由为前提。或者说,你的自由,在我的自由门前止步。 

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将之载入宪法。

1791年,法国制定了欧洲大陆的第一部宪法,宪法开列公民权利清单和政府权力条款。从此之后,世界各国的宪法都是这样的版本。

现在要回答什么是宪政了。宪政,我理解,就是关于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制度安排。

 一个完整的宪政概念,是由立宪、行宪或违宪审查三部分组成。

立宪好像没有问题,各国的宪法大同小异,都是洋洋洒洒开列了一长溜关于公民权利的清单,但落实的怎么样呢,这就是行宪和违宪审查方面的问题。

如果政府的规章与宪法相抵牾,可否提起违宪审查;如果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受到了政府侵害,可不可以告状打官司。

无救济便无权利。一部宪法具不具备可诉性,可以判断是真宪政还是假宪政。

那么,什么是法治呢,有人说就是依法治国,这样说没错,就是肤浅了点。依法治国,依什么样的法治国呀。

古希腊有一位先哲叫亚里士多德,他的智慧照耀着人类两千多年。这位亚老先生把法纳入道德评价,他说,一部法律制度好比是一架天平,一头是国家权力,另一头是公民权利。好,现在就看天平向那边倾斜了。偏向国家权力一边的可以称作是恶法,偏向公民权利一边的可称之为良法。

依法治国,当然要依良法治国。那我们就试着描述一下,法治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它是一种国家权力和公民权利的平衡结构,重在保护公民权利,制约政府权力。为什么,因为政府权力是强势,公民权利是弱势,如此,法治要伸张正义,抑强扶弱。

它不准少数人欺负多数人,也不准多数人压迫少数人,既不准政府犯浑,也不准公民撒野。

它为公民提供两面盾牌,以阻挡来自两方的侵害,一方来自社会的例如罪犯,另一方则是政府侵权。

它以多数人自由票决为原则,同时保护少数人的自由权利,体现和谐;它通过选票组织代表民意的责任政府,体现人民当家做主。

法治,其底蕴是确认和追寻一种人文关切,那就是每个人都拥有的、追求幸福和快乐的权利。

法治,是人类寄寓世界的最后一次托付,这是因为人类逃离原始丛林,历经从氏族部落到城邦乃至国家,从未摆脱过暴政加于的戕害,不是独裁专制,就是集体暴力。经过了无数次的绝望和失望之后,人类再也不笃信明君豪侠可以救世,不轻信向善启迪能够劝世,只有把最后的希望托付给了法治。

人类的理想追寻在路上,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宪政、法治等,都是跋涉中的路标。

人类还须在漫漫长夜里摸索行进,我们还要仰望星空。 

2013219日,一场由有识之士发起的知青联谊会,一声混沌中的智识绝响,一道阴霾中的灵光乍现,归纳成一个值得收藏的记忆。

(申明:以上引用各位大师的发言,均未经审查,文责由我自负。)

何清华和胡子敬,两位成功的知青企业家,都是拥有浓浓知青情节的人。

15.jpg 

 
知青精英的合影,他们中间有企业家、有作家,还有思想家或学者。

21.jpg 

 

 

恒(抱朴子)补几幅与会照片

SANY9894.jpg

左为王林教授,右为恒(抱朴子)
IMG_3864.jpg 
左为张大旗 '右为恒(抱朴子)

SANY9905.jpg

左为陈益南.右为恒(抱朴子)
SANY9919.jpg

左为邓晓芒教授.右为恒(抱朴子)

出席会议的还有:
刘  晓:省政协付主席
刘晓明:原长沙市副市长
胡子敬:友阿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
邹捷中:数学家、慱导
知名学者:谭合成、赵晓岚、彭凯鸣、周荷初。
著名作家、何立伟、朱赫、金国政、黄新心、罗丹、陈广生
著名画家:陈恺良、欧阳惠林、
企业界成功人士:范璟、彭庆元、杨毅铭、何森林、曾雅林、张先学。
专程从北京赶来的老知青还有
朱俊明、朱溶基总理的亲弟弟,原湖南省侨联经发委付主任
王崇实:朱溶基总理的亲表弟,黄河经济研究会、南水北调工程委员会委员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